生活随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贾平凹携长篇小说《暂坐》接受《陕西日报》采访揭秘如何写作

贾平凹携长篇小说《暂坐》接受《陕西日报》采访揭秘如何写作

发布时间:2020/06/10 生活随笔 标签:当代暂坐柏桦贾平凹陕西日报浏览次数:7

6月8日,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当代文学大家贾平凹在个人工作室,接受了《陕西日报》记者柏桦的专题采访,介绍了新作长篇小说《暂坐》的创作心得。

记者采访手记《贾平凹:第二部城市小说的文化态度和对女性心灵的审视》视角全面,内容丰富。贾老师深谙小说写作艺术手法,且简单而形象的比喻,让人大为敬佩,也为有志于文学创作的“后浪”提供了很好的教材。


写作如流水

“到了这般年纪,写作应该是随心所欲的,写自己长久以来想写又没有写的东西。”
贾老师说出了自己写作的初衷,“想写”即是创作的欲望,“没有写”即是写作的创新。但贾老师却谦虚地称“谈不上什么‘新变化’‘新面貌’”,然后将写作比作流水,生动表达了小说创作的随心所欲与自然洒脱。
这正是贾老师这样的文学大家创作数十载的感悟与体会。他说写作 “只是像一条水流着,流到哪儿是哪儿,因越往下流的地势不同,流量不同,呈现的状态、颜色、声响越不同而已。”
 这让我们不由地想到三国曹魏曹子建用来称赞“建安七子”之一——王粲的《王仲宣诔》。其中“文若春华,思若涌泉”形容写文章的思路像泉水奔涌那样迅速、丰富。贾老师的比喻确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更加自然随性,尤为符合他此时的写作状态。如今临近古稀之年贾老师,作品颇丰,名利双收,写作已经成为家常便饭,创作也应是收放自如,用流水来作比堪称得意境界。
我国文人自古就有用生动的比喻,来形象地表述写作技巧和经验的习惯。北齐的颜之推把写作比喻为骑马。他在《颜氏家训》中说:“凡为文章,犹人乘骐骥,虽有逸气,当以衔勒制之,勿使流乱轨躅,放意填坑岸也。”
清代著名戏曲理论家李渔把写作比喻为建房:“基址初平,间架未定,先筹何处建厅,何处开户,栋需何木,梁用何材,必俟成局了然,始可挥斤运斧。”
李渔又将编戏比作缝衣:“编戏有如缝衣,其初则以完全者剪碎,其后又以剪碎者凑成。剪碎易,凑成难。凑成之工,全在针线紧密;一节偶疏,全篇之破绽出矣。”

这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都是可以借鉴的成功经验,在写作中要保证有主题、有结构、有选材、有取舍、有衔接、有照应,做到题旨鲜明、疏密有致、详略得当、收放自如,才能“袖手于前,始能疾书于后”,如此反复磨炼方有可能达到如水般境界。


创作紧扣时代
响应时代召唤、满足人民期待应是所有文艺形式的根本。在谈到作品由乡土题材转到现代城市生活的心理动因时,贾老师以“时代变了,社会变了,文学当随时代、社会,文学自然也要变化”回应了记者的疑问。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引用清代赵翼《论诗》中“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这句诗词,指出一切文艺作品都应该与时代命运息息相关、随时代需求应运而生。他说:“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
作家冯骥才在《文学和时代》中也谈到,这个问题是每一个严肃作家都必须应对的问题,你为什么写作?你跟这个时代什么关系?这是写作的出发点,也是写作的原点。如果你选择为自己而写作,你所写的依然还是你的时代中的自我。如果你写历史,也是为今天去写历史。如果你游戏笔墨,戏谑人生,或者你把写作看成一种单纯的文本试验,从未来看,也会是这个时代一种具有社会学价值的文化现象。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可能超越这个时代,我们都不是超人。
然而,伴随新时代产生的新时尚,对文学作品也产生不可避免的影响,以致于网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时尚写作”。为此,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汪涌豪以刊发在《文汇报》的《真正的文学与时尚无关》一文,表达了文学既不能脱离时代,又要避免走入时尚误区的观点。

文章中说:“真正的文学不可能是时尚的,它比时尚坚久,也比时尚深刻。尤其是,它对时代正义的追求远甚于对潮流习尚的回应,对人精神成长的重视也远甚于对情感出路的关心,那种浮士德式的永恒冲动,曼弗雷德式的孤高厌世,还有哈姆雷特的不断怀疑和反省,唐·吉诃德的不顾一切的战斗,在表征着文学可以抵达的人性高度和思想深度。”


原型源自生活
没有生活原形或者现象就没有艺术创作的源头和灵感。在谈到《暂坐》的艺术原型时,贾老师说:“小说都是有原型的,但原型在小说写作中仅起到一种诱发写作的冲动和写作的切入,写作起来了就无关于原型。”
“《暂坐》里的那些女子,集中糅合了我所熟悉的一群女性形象,这我在后记里已详细说过。不仅那些女子的故事,还有所在城市的街巷,都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小说是不能对号入座的,一对号入座就荒唐和尴尬了。发现和表现灵魂的真实、情感的真实才是小说的精髓。”
小说中的生活原型其实就像画家的“模特”。在真实存在的原型向作品中的艺术形象转变时,作者依据创作需要,对生活原型进行艺术“描摹”,这种方法也就是文学创作中的“典型化”。经过“塑形”后的作品,往往让人感觉似曾相识,又耳目一新,既宛若邻人,又超凡脱俗。
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莫言也有言称,无论多么有才华的作家,都不可能脱离自己的生活来写作。作家要想持续不断地写作,就必须克服个人的好恶,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越是你不喜欢的人,越有可能成为你小说中的原型。

其呈现出来的鲜明个性、生动举止、独特形象,是艺术创作对现实生活施加的魔法。它所表现出来的人物更理想、情感更强烈、主题更集中、事件更典型,远远超出了我们一时一刻看到的实际生活,其具有的普遍性和典型性也就更加突出广泛,更加有意义、有价值。

“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俄国作家、文艺理论家车尔尼雪夫斯基用这句话概况了艺术与生活的异同。古往今来的艺术家无一例外熟知这个创作的根本。

 

《暂坐》讲述一群中年女性在追求经济独立、个性解放、精神自由以及理想生活中所遭遇的种种困境,以及困境中所展现出的复杂人性。这是贾平凹创作的第十八部长篇小说,是他70岁前最后一部以描写城市女性群体形象为主题的长篇小说,在主题思想和艺术手法上都有很大的创新和突破,达到了贾平凹小说创作的一个新高度,在2020年第三期《当代》杂志推出后,好评如潮,被誉为我国当代文学又一巨著。
本文资料来源《陕西日报》

传播乘用车商用车最新资讯,针对社会热点表达观点看法,积累写作表达知识。了解未知,欣赏美文,陶冶情操,练达人情,慰藉心灵。居陋室观天下,隐闹市读人生,执妙笔著文章,捧杜康诉衷肠!这里是肖䍃的网络空间!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