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离休老干部,姓宋。老伴走了多年,儿女不在身边,请一阿姨照顾。阿姨新寡,来自农村。每日买菜煮饭,打扫卫生,手脚勤快,相处融洽。两年过去,二人多少产生点儿感情。在老宋战友们撮合下,两个半壶干脆就倒拢做了一壶。
         
  结婚之前客客气气,言行得体,一拜堂成亲,观念大转变,“我就是你的人啦”,反之也一样,“你就是我的人啦”,原来那种客气不见了,自家人吗。不久,那妇人对老宋不耐烦起来。
          
  老宋80了,行动缓慢,老眼昏花,口角流涎,问东答西,丢三落四等等。
         
  男人最害怕什么?唠叨。那妇人从早到晚,这也不顺眼,那也不对劲,无时无刻不唠叨。老宋痛苦万分。
       
    老宋战友闻讯前来,拿出看家本领,轮番对妇人开展政治思想工作。
       
   “老宋是老革命,你照顾老革命,应该感到光荣和自豪啊”。妇人说:“我天天都烦死,倒屎倒尿,你来光荣一下看看”。“老宋身上至少有三处枪伤”。“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打的”。“他是打锦州时负的伤”。“那你喊他去锦州治嘛”!
          
  老战友们做梦都没料到,世上竟有如此油盐不进的人,他们束手无策了。
        
   还是老干处孟科长有办法,他家在农村,眼光务实,一出马就避开虚的,尽来干货。他问那妇人:“你养过猪吗”?妇人说:“农村人,哪有没养过猪的?辛辛苦苦养头猪能挣几个钱呀?也就一百多块钱”。孟科长开始用教训的口气说:“我讲你就是蠢。按老宋收入,每月1万8千元,1天收入600元,每天一睁眼天上至少掉下来两头猪仔,想想天天走高的肉价。你这样唠叨下去,老宋若死了,这损失有多大,你算过没有?养老宋比养猪强多了!”妇人一拍大腿,豁然开朗:“什么都不用讲了,我明白了”。
          
  从此,老宋过上了前所未有的幸福生活!

──好好活吧,自家有猪!

By 肖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