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截的图。

人民日报每天向我请示
人民日报每天向我请示
人民日报每天向我请示
人民日报每天向我请示

人民日报总是要访问我设备上的照片、媒体内容和文件,这是几个意思啊?

我咋有点小激动呢?

是不是领导对我有重视啊?

你想啊,一个有身份的人不厌其烦天天问:能不能把你的照片给我看看啊?能不能把你的文件给我看看啊?能不能把你看过的内容或你发出的内容给我看看啊?让我看看你每天早上都吃些啥呀?让我看看你小广场上都跟哪一个老太太跳操互动啊?……

和蔼亲切,溢于言表,这不是久违了的裴度还带嘛,上命差来此处歇马,体察民情也,体恤民艰也。我怎能不感动呢?你说有没有可能人大把我那“三天教授”延期,如同美军从阿富汗撤离延期一样,改成5天或一周啥的?人民日报想帮我这个忙啊?

某些平台企业也天天和和气气地向我请示,要我的通讯录,要我的照片,要我的行动轨迹,你拒绝他也死皮赖脸缠着你,变着不同的花样嬉皮笑脸地追问要不要下载他们的软件。不胜其烦,不胜其扰,比上门儿贴的那个小广告更让人烦。对我们这些老年手机依赖症患者来说,没有比这东西更讨厌的了。

但人民日报就不一样了。

过去单位上订,我们天天读,后来我自己买着看,如今则在手机上追着看。从来没敢奢望过人民日报与我互动,更没想到他跟我要照片,要我设备里的文件内容。

隔壁王奶奶说,做梦娶媳妇,净想好事儿,你咋知道人民日报是关心你,体恤你,要帮助你呢?会不会你照片里有啥见不得人的东西呀?

“啪”的一下,吓得我一哆嗦,手机掉在了地上。

隔壁王奶奶的话,像一道利剑穿透我的心。这死老太太咋一点隐私不给留呢?我是看过这岁数的老头儿不该看的那些图片,难道人民日报连这个都知道了吗?难道他不知道却也感兴趣吗?苍天呀,大地呀,谁能帮我解释一下呀。那些照片不是我去找的呀,是手机里自己往外跳的呀。

记得有一天晚上,刚吃过晚饭,手机里跳出来一个不相干的内容,点开了就是那些不堪入目让人心惊肉跳浑身燥热的照片,还有视频动画哩。

后来听说有关方面专门整治这一类现象,后来听说整治的还不错。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20日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信息保护法》,自2021年11月1日起施行。

这部法律明确规定,不得过度收集个人信息、不得大数据杀熟,不得对人脸信息等敏感个人信息的处理作出规制,完善个人信息保护投诉、举报工作机制……

专家解释说,这部专门法律充分回应了社会关切,为破解个人信息保护中的热点难点问题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保障。

还是心虚,人民日报怎么知道我看过黄色照片?隔壁王奶奶安慰我,人民日报不见得知道,但你看过黄色信息,这个我知道。居委会也研究过退休老头儿年轻的时候学术不规范问题以及作风不严谨问题。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不构成犯罪的组织一概不追究。

难怪小时候听人说喝凉酒使脏钱早晚是病。

真是学术不规范那么简单吗?

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写了不该写的内容,组织上真会原谅吗?

对了,看那些黄色照片的时候,是在叫什么什么雷的软件弹窗里边看到的,后来我见有关专家说,不但污秽色情,还涉嫌信息诈骗,内置木马病毒,捆绑强制下载多个应用,嵌入式广告等等等等。于是拿着手机,感觉不对头了。昨天晚上做梦,手机变成了手雷,一声爆炸,害得我半夜起来找硝酸甘油。

居委会同志知道了我的思想问题健康问题,专门跑来安慰我,大概讲了几条:

第1条,人民日报和那些什么什么平台软件是不一样的。人民日报是不会过度收集个人信息的。你理解的很对,人民日报就是关心你。

第2条,人民日报关心你而不会干预你。你看过黄色信息也不能咋地(居委会调走的主任老黄也看过),人民日报只管批评那些玩弹窗植木马的企业,敦促有关部门整治互联网乱象。

第3条,你年轻的时候有过学术不规范行为,组织调查了,你没有写过博士论文,谈不上什么学术不规范,只能说写东西不老实,至于看过不该看的东西,写过不该写的东西,都过去了,不算啥。

那人民日报总是要访问我设备上的照片、媒体内容和文件,到底让不让他访问呢?我最后向居委会领导请示这个问题。

“你随便”!甩下这句话,领导扭着腰肢风一样走了,大概是嫌我太烦了罢。

想了半夜,终于想明白一个道理:凭心而论之,天天被人民日报请示,这感觉实在太好了,瞎活了一辈子,几时体验过如此之爽的感觉呢?作为一个有4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我知道这种心理不太健康,格调不高也,其德不爽也,然俗欲不忘,感觉超爽,我也不能免俗啊。

反正是不能答应他访问我设备上的照片文件内容。一旦答应了,这个请示就没了。你说对不?

(2021年8月25日早饭后,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By 肖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